微信订餐 wxdc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昆明上班族午餐调查]系列报道之二 微博微信点餐“迎战”传统外卖方式虽新放心店难找(二)

[昆明上班族午餐调查]系列报道之二 微博微信点餐“迎战”传统外卖方式虽新放心店难找(二)

image (1)
一位记者因采访来不及吃午餐,中午在办公室用馒头和豆浆当饭 李星佺 摄

城市生活让每一个上班族中午都成了“觅食族”,为了节省时间,很多人尝试在网络上点餐。但网络食品安全监管的空白让上班族内心忐忑——网络点餐,想说爱你还有点不容易。

“有一个专送外卖的微博,他自己在家做螃蟹和扇贝,还搭两杯柠檬水,总共68块钱。”谈起自己一次午餐叫外卖的经历,于小姐至今依然念念不忘。于小姐在位于环城北路的一幢写字楼里工作,她每天早出晚归,午饭必须要在单位解决。“但后来我找不到这个微博了,估计不做了吧。”

李先生同样喜欢叫外卖。然而,自上个星期起,他决定“就算饿死也不乱喊外卖来了。”李先生告诉记者,他上个礼拜天加班,但单位负责做菜的老大妈放假了。“我们加班的几个人找了一个点菜饭吃的外卖电话,结果送来的是隔夜饭,还有老鼠屎……”

不过,不管怎样,随着网络发展以及餐饮行业服务日臻完善,外卖毕竟已经成了都市白领们中餐的选择之一。“我办公室在十楼,下楼吃很麻烦,而且楼下吃的也不多,总不能天天麦当劳、肯德基或者沙县小吃吧。”于小姐说。

“吃货”们呼吁外卖服务

“我们单位的菜咽都咽不下!”李先生在某银行分行工作,谈起单位提供的饭菜,他直言“难吃”。李先生告诉记者,分行里没有自己的食堂,于是“领导就请了一个老大妈来专门给我们做午饭,开始吃还不觉得有什么,但菜每天都一个样子,现在搞得我见到就想吐了……”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要中午不很忙,李先生都会出门“觅食”。“我基本上已经把正义坊、小西门一带的小馆子摸清了。”然而,随着工作越来越多,如今的李先生已经没时间走街串巷找吃的了。“中午只休息40分钟,订外卖都要提前打电话。”

小孟在一家位于大观路上的建筑工程公司工作,她说自己办公室里的同事“都是吃货”。

“吃货”们爱吃,因此,“午饭如何才能吃得精而饱”便成了他们早上除工作外要考虑的第二大问题。

“最开始是我们会前一天晚上多做点饭菜,第二天带到单位来,放微波炉里面热了吃。”可是慢慢地,“吃货”们觉得这样不过瘾,“冬天还好,夏天把菜从冰箱里拿出来带到单位里面摆一早上,等中午吃的时候就容易馊。所以我们就开始在篆新这边找吃的,豆花米线、豌豆粉、盖饭都吃过。还会买西瓜、板栗这些小零食带回办公室。”然而有意思的是,即便小孟口腹之欲得到满足了,她仍想抱怨。“出来吃倒好吃,但回办公室就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了。要是这些小店也能送外卖就更好了。”

昆明的外卖服务很尴尬

事实上,昆明所有餐厅里,能提供外卖服务的并不多。记者在新闻路昆都一带走访发现,只有一家茶餐厅、一家蒸菜、一家鸡油饭以及KFC等快餐连锁店内放有外卖单。

在一家经营炒饭、盖饭、包子、煨汤等各色小吃的店里,记者询问老板能否外卖,他问,“你要送到哪里?”当记者说就送到云南日报社时,对方则要求和记者互换电话。“可以送,但只送给你们这种熟客。”记者发现,这家店里只有三人工作,如果老板、老板娘或小工任何一人出去送外卖,店内剩余二人则很难应付店里的客人。

除人手不够外,在机关工作的齐先生还对昆明外卖服务不发达做出了另一种解释。

“ 吃货 多,不是 吃货 的人也很多。像我们办公室的人就吃得很随便。食堂不挤的时候就在食堂打饭,食堂挤的时候就楼下随便吃点。有一次我早点就在楼下买汤包吃,中午饭也在楼下买汤包吃。结果那天整个办公室都是一股鸡汁汤包的味道。”

“关键还是等不得。”此外,李先生也向记者表示,“我们只休息40分钟,下班叫外卖的话,送来都上班了。除非提前叫,但提前叫的话,好多时候他们又不准时,拖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情况都有。”

“叫外卖就有些贵了。”虽然 吃货 小孟希望自己喜欢吃的豆花米线、豌豆粉等也能提供外卖服务,但细细一想,她却觉得不现实。“本来一碗米线就六七块钱,再收五六块外卖费,就觉得贵了。而且很多外卖是有 起步价 的,点不够三十、五十他们不送。”

“餐饮即时物流”解决白领中餐问题的新思路?

于小姐曾在微博上向“私人厨房”点餐,她既遗憾于店家突然 失踪 ,也不否认当时曾对食品安全有所怀疑。“其实那个时候我早就想和他买螃蟹了,一盒螃蟹、一盒扇贝、两杯柠檬水才68元,哪里找那么便宜的。但当时就担心不卫生啊,我是后来看好多人都买,而且都没有吃出问题才放心买的。”

现在,虽然失去了一道美味的于小姐也重新找到了些在微博、微信上自制餐点并提供外卖服务的店家,“但没听说周围哪个人点过,也就不敢贸然尝试。”

除人手不够、配送费、起步价、不准时等外卖服务中广被白领们诟病的问题外,食品安全隐患也不容回避。

不过,据昆明本地外卖服务平台3米网CEO杨伟峰介绍,或许“餐饮即时物流”会是解决白领中餐问题的新思路。

“昆明很多餐厅都很好吃,但他们因为各种不提供外卖服务。所以我们就想搭建一个餐饮的互联网,市民在网站上点餐,我们负责配送,没有 起步价 ,收5元配送费。”

杨伟峰告诉记者,正是考虑到都市白领对美味的需求与其工作紧张午休时间少之间的矛盾,以及外卖服务中可能存在的食品安全问题,他们才决定做餐饮界的物流。“我们会在39分钟之内把外卖送到,已经和400多家餐厅建立了合作关系,而且只和有营业执照与卫生许可证的餐厅合作。”

不过,杨伟峰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尴尬情况是,即便3米网已经在两年经营中取得了进步,但网站每天的订单只有200多份,而中餐只占其中4至6成左右。也就是说,目前昆明每天只有100多人通过餐饮即时物流订外卖。

“中餐是个大问题,想吃好,但时间不允许,外卖又怕吃出隔夜饭、老鼠屎,只好食堂、附近将就了。”或许,银行工作的李先生说出了都市白领们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