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餐 wxdc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富二代”创业:开宝马送外卖 微信营销接订单

“富二代”创业:开宝马送外卖 微信营销接订单

Img404094425

1
9月4日中午,唐竞峰整理好外卖箱准备出发送外卖。(记者 陈旭东 摄) [保存到相册]
1
9月4日中午,唐竞峰整理好外卖箱准备出发送外卖。(记者 陈旭东 摄) [保存到相册]

  湘潭在线9月5日讯(记者 王超)两个月前,23岁的唐竞峰还是上海写字楼里过着安逸生活的白领。

  谁也想不到,一个月后,他在湘潭开着宝马车送外卖,而且由他一手创办的“彭阿姨排骨饭”已风靡湘潭,成为本土“外卖界”一块响当当的招牌。

  今年7月,带着一份遗憾和不舍,唐竞峰从上海回到了湘潭。

  回来后的一段时间,唐竞峰表现得相当消极。每天不是宅在家里打游戏,就是和朋友去泡吧。

  在这过程中,宅在家里的他常要通过叫外卖来解决吃饭问题。

  送上门的“外卖”,不是送餐的盒子油腻邋遢,就是里面的菜品卫生欠佳。一系列状况的出现,让向来追求高品质生活的唐竞峰一时难以适从。

  7月中旬的一天,“宅得发霉”的他突然吃到了妈妈做的排骨饭,那种连续吃上十几年都不曾厌倦的味道,在给唐竞峰带来味觉享受的同时,还为他带来了一股“创业的冲动”。

  “我能不能做一种既干净又实惠的快餐,让大家吃着舒心用着放心?”唐竞峰暗自思忖着。

  说干就干。已是“第三代”家族餐饮接班人的唐竞峰,迈出了创业的第一步。他为自己开创的品牌取名叫“彭阿姨排骨饭”,以此纪念妈妈的辛劳付出。

  从品牌标识到餐盒选择,从菜品采购到菜品搭配、调味等,经过半个月的策划筹备,他的第一盒“排骨饭”于8月初顺利出炉。

  “第一天,我接了30多个单,顾客基本上都是周边的朋友。”唐竞峰告诉我们,他选择了时下最流行的“微信”和电话作为营销阵地。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短短两天,他推送的微信就被转发了6000多次。

  “试水”的一个月中,唐竞峰的业务量逐天飞涨。现在,每天11点前他就能接到300个左右的订餐电话。有的顾客担心量多订不到,甚至早上6点多就开始订餐。

  “别的外卖员都是骑电动车送,这个老板是开宝马送。听上去就好高级的样子。”在我市某银行上班的朱女士说。

  对于外界普遍质疑的“送餐成本高”问题,唐竞峰并未回避。他当即和我们算了一笔账:一盒标价为20元的“彭阿姨家的排骨饭”,仅食材成本就高达11—12元,加上专程从台湾订制的环保餐盒以及随餐配送的饮料,几项合计起来光成本费就已接近16元。而他送餐所用的宝马车,每行驶一公里就得花上1块多油钱。综合下来,唐竞峰真正赚到手的,顶多算微利。

  “虽然现在盈利不多,有时还可能因为弄错地址多烧很多油,进而影响盈利。但这些都没关系,因为我的目标是,希望用自己的诚心和诚意来换取顾客的信任,进而开拓市场,并形成良好的品牌。”唐竞峰说,目前他最重要的是做市场,没想着去赚个“盆满钵满”。

  相关新闻

  小餐厅火爆大酒店观望

  调查中,对于外卖行当的兴起,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

  “以前偶尔送几份外卖盒饭,现在倒好,每天上午9点到夜间1点,我们都忙得不可开交。一个店员4个小时内要送几十份外卖。”建设路口某中式餐厅的老板杨帆见证了外卖经营由少到多的变化和外卖带来的经济效益。

  他介绍,两年前他们就开始挖掘外卖市场,但那时叫外卖的人并不多,有送餐服务的餐饮机构少之又少。

  “现在我们总营业额中,有近30%—40%的收入来自外卖。”杨帆介绍,现在“外卖经济”异军突起,其竞争也十分激烈。“如果附近餐饮店都做外卖服务,你不就注定要吃亏。”

  “外卖虽然种类繁多,但多数却不够规范,很难满足消费者需求。”湘潭大学商学院博山生导师李勇辉表示,如果外卖机构能建立统一的订餐平台,配备专门的送餐人员,把好食品制作、包装和配送安全,“外卖”成为餐饮主流未必是一句空谈。

  而市内几家大型酒店负责人表示,开展外卖虽是一件好事,但他们目前还不会考虑增加送餐服务。“利润薄,人力成本增高”是他们的“共识”。

  “饭来张口”“懒人”独爱这份“菜”

  “你好,请订两份外卖。”如今,在我们身边,经常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工作忙、不想下厨做饭……种种因素刺激下,外卖行当应运而生。

  外卖缘何异军突起?它的到来,到底是“懒人”的福,还是同行的“祸”?对这种“饭来张口”的服务形式,市民又是持什么态度?连日来,我们对此进行了走访调查。

  工薪阶层最爱订外卖

  9月4日11点刚过,在我市某医疗机构工作的甘先生就忙着掏出手机找餐馆订餐。在他的手机里,存着不下10个送餐电话。为方便联系,甘先生甚至还在每个送餐电话的后面做了备注说明。比如,各餐馆的特色菜是什么,打哪个订餐电话效率最高等。

  “中午时间短,单位食堂的饭菜又不怎么合胃口,只好请外卖来‘帮忙’咯。”甘先生笑言,这种“送到口边”的服务为工薪阶层省了不少事。

  “懒人”催发新经济

  其实在我们身边,像甘先生这样,靠电话或网络订餐解决就餐的市民越来越多。每逢就餐高峰,不管是在基建营、建设路口、东方红广场等商圈周围,还是各大写字楼、机关单位里,我们经常能看到挎着箱子来回奔波的外卖员的身影。

  雨湖区韶山西路上的某快餐连锁店送餐人员告诉我们,从2012年年底开始,他们店里的外卖送餐量就逐月增多,每年的寒、暑假则更是处于“井喷”的状态。

  “原来每天最多有10个左右的订单,现在的量几乎是过去的10倍还有多,寒、暑假更多。”这位送餐员说。

  走访中我们了解到,不止是普通工薪阶层,高校学生也是餐饮外卖最热衷追捧者。

  在湘潭大学、湖南科技大学等校园内,“外卖送餐”的广告单随处可见。我们注意到,这些送餐机构多位于学校周边,其价格也比市中心的餐馆便宜了一到两成。

  调查采访的这些天,我们发现,其实不仅是在餐饮行业,“外卖”的概念还延伸到了其他行业。

  越来越多的人将眼光锁定在“外卖领域”,说明这个市场蕴藏了巨大潜力。但就我市目前的情况而言,除了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这些已形成较完整的订餐、送餐体系的送餐机构外,其他从事外卖服务的餐饮、水果行业,还尚在“走一步看一步”的摸索状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