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订餐 wxdc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懒人经济让“海鲜外卖”有点嗨

懒人经济让“海鲜外卖”有点嗨

168094511

  (记者 陈军文 摄)上周日,小张和妻子在家闲来无事,看着电视嘴有点馋,小张想到朋友圈有一位做“海鲜外卖”的朋友,于是微信联系这位朋友:“孙总,我想点些海鲜,我家这个位置送吗?”在得到对方的肯定后,小张夫妻等了半小时左右,便有一位小伙子骑着助动车将九节虾、大连鲍、香螺等送上门,150元左右的价格让他们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小海鲜大餐,小张的妻子将外卖单保存好说:“以后不用点必胜客了,直接就吃小海鲜。”

  尚未有过这种消费体验的人,肯定不会察觉到“海鲜外卖”业态如今在杭州的红火程度,据某品牌海鲜外卖的经营者孙总介绍,该品牌创立不到两个月,活跃粉丝数已经超过三千,“这些粉丝与我经常有互动,他们会在微信上问我”今天还有什么品种,能否帮我送一点”,粉丝的性别以女性居多,普遍都有较好的经济基础。”据了解,孙总以前并未从事过餐饮业,“海鲜外卖”算是他入行的处子作,“我请了三位大厨,自己来把食材关,有七八位外送员帮我送货,服务一直到深夜两点,每天都能提前售罄。”

  在整个外卖气候较为火热的背景下,“海鲜外卖”在杭州就这样爆红了,孙总告诉记者,现在与他业态相似的还有三到四个品牌,不过与其他品牌相比,他对食材品质的要求更高,“我对小海鲜的要求是宁缺毋滥,每天供应什么产品取决于我采购什么产品,为了保证口味,实行严格限量,卖光为止。”他说,“品质标准是可以将小海鲜拿来当零食吃。”

  在国都公寓开广告公司的周小姐是“海鲜外卖”的常客,她经常在微信里发布有关海鲜外卖送货员刚刚将产品送到的场景,“我们办公室的女孩子很多,由于经常叫”海鲜外卖”,现在它几乎可以取代下午茶了。”对于这一业态的兴起,周小姐认为这是懒人经济的一种体现,“吃海鲜最讲究品质,对于写字楼白领而言,烹饪是一个硬伤,海鲜外卖业态的出现就是满足了这一人群的痛点,加上贝、虾等小海鲜的确可以当零食,受时下年轻人的欢迎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